首页 > 游戏 > 骑砍战记 > 第129章 火绳枪

第129章 火绳枪(1 / 1)

目 录
好书推荐: 人在神雕,开局获得九阳神功 人类颠覆者 我在轮回乐园里签到 重生美国之大奴隶主 重生之药材大佬 都市傲世医仙 从绝世唐门开始挖主角墙脚 系统的黑科技网吧 木叶:我才是复制忍者 异数械武

,骑砍战记

领主大人看到的那一点火星,显然就是枪身蛇头上夹着的火绳。

这应该是刚刚发展出杆杆式扳机的火绳枪,扣动枪机能使火绳接触到枪身外侧的火药池。

还好这只是处于初级阶段的火绳枪……

在火绳点燃枪身的火药池后,需要等待接近半秒钟,直到火药从药池燃进弹膛,才能将子弹击发出去。

正是因为有小半秒的火药燃烧时间,领主大人才能堪堪避开这足以致命的埋伏。

也幸好李昂是个现代人,对这种黑乎乎的管状物相当敏感――换成别的贵族骑士,被一根铁管子指着,可未必能有赶紧躲避的意识。

不过,枪响过后,领主大人就飞快的动了起来。

他从墙角飞快的探头看了一眼――门内光线昏暗,能清晰的看到里面的火头只有一个点。

看起来就像黑夜中的烟头一般。

只有一个火头,那就意味着只有一把火枪。

那还怕个毛,这种火绳枪可没法连续发射,一分钟能射出来一发就算是合格的火枪手了!

李昂提着长剑就冲了进去,进门就是一个飞踹,将举着盾堵在门前的一个壮汉踹了个跟头。

外面是阳光刺眼的晴天,而门内光线比较暗,巨大的落差之下,导致李昂冲进去之后,一时间只能看到三个黑乎乎的人影。

由于看不太清,领主大人挥着剑就开始乱砍――管它谁是谁呢,反正都是敌人!

那名持着火绳枪的枪手正在手忙脚乱的抖着药包打算装药,见李昂冲了进来,往后缩着躲了一步,然后直接就把手里的药包撒向了刚冲进门的李昂。

这手法相当娴熟,看来平时没少用撒石灰之类的下三滥招数。

领主大人反应也算快,瞟到有一蓬不知道是啥的玩意扬了过来,立马一个后撤步让到门口。

而随后,他就闻到了黑火药特有的硝硫混合物味道!

这种味道天朝的人都熟悉,传统的烟花爆竹大多数都有这种味道。

领主大人心里咯噔一下,再次做出了极快的反应――他又一次向外面扑了出去。

这特么的……这些没文化的黑社会!

在封闭的环境里撒火药?

还特么是在有火绳这种明火的环境下!

不过,大概是这个枪手运气不错,他扬撒的火药口袋并没引起大爆炸――但领主大人也明显的听到了一阵‘滋滋滋’的火药燃烧声音。

随后,一阵剧烈的浓烟从屋内飘了出来。

剧烈的咳嗽声也传了出来。

很明显,四处抛洒的黑火药肯定是被枪上的火绳引燃了一部分。

随后李昂听见了福歇尔尖叫的声音:“你这白痴!别跑!快救火!”

但几秒钟后,两个壮汉一起连滚带爬的咳嗽着跑了出来。

他俩手里都没有火绳枪,脸被熏得黢黑……

这两个家伙显然已经被呛得快要断气了,不过,领主大人没看到福歇尔出来。

李昂翻身起来就是两剑,那俩壮汉根本挡不住,事实上他们眼泪都给熏出来了,基本上就没怎么挡,其中一个轻而易举的就被砍倒在了地上。

随后李昂单手持着狮鹫剑架上了另一个的脖子。

“福歇尔在哪?”

“咳咳……还在里面……咳咳!”

那壮汉此时依然处于气都没喘匀的状态,剧烈的咳嗽使得他弯下了腰,根本毫无反抗。

可现在他脖子上架着一把极为锋利的剑啊……

结果这一弯腰咳嗽,他把脖子自己凑到了剑刃上――李昂甚至都没来得及收手。

于是这蠢货脖子上喷着鲜血慢慢软倒在了地上。

也不知道这算是自杀还是意外……

但领主大人打算再次进入这栋小楼时,却在门口看到了熊熊的火光……

刚才的火药已经引燃了木楼!

四处挥洒的火药,导致底楼门内那一片地方燃得相当快,火舌已经封住了整个门口,并在飞快的往楼上蔓延。

天气晴朗,湖畔的庄园吹着微风,这楼又是全木结构,大火在短短十秒内就燃了起来,而且门内再次响起了剧烈的‘滋滋滋’的声音!

似乎是更多的火药被引燃了!

大概是火药数量不算特别密集,楼里没有形成爆炸,但是形成了连续不断的爆燃!

‘蓬……蓬……’

楼里不断有剧烈的火光和烟雾震荡。

领主大人只好退到远处――很明显福歇尔在这楼里各处都放了火药,这样的爆燃很快会将这栋木楼吞噬。

看这样子福歇尔怕是跑不出来了……

宅子里这么大的动静,又是枪响又是烟雾的,自然也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力。

外面的庄园里,原本一伙人还在混战,但人数少的一方早就占了上风――大剑士们装备精良,甲厚剑长,完全可以顶着敌人的攻击乱砍。

现在他们已经在追着那些海盗和黑社会在田里到处跑了。

此刻,在小楼开始爆燃之后,所有敌人似乎顿了顿,随后轰然分散,开始四散而逃。

那些海盗径直往湖里跑,而红色兄弟会的家伙们往各个方向一哄而散,全都跑得贼快。

大剑士们穿着重甲,人数也少,不可能追上所有人。

那几名无赖骑士带了十来个杂牌军也打算向楼内跑,但随即被克洛泽他们挥着大剑堵住。

那些喽一哄而散,大剑士们堵住了几名无赖骑士一阵乱砍,场面很快就被控制。

事实上这些无赖骑士也打算跑的,可是他们穿得跟罐头一样,根本跑不快,被大剑士们从身后一剑一个砍断了腿。

领主大人此时已经绕到了这栋楼的侧面,想看看福歇尔在哪。

李昂可不是为了拯救被封在火场里的私生子,他是想拯救那把火绳枪……

这栋楼是紧靠着湖边修建的,背面的二楼有个阳台。

二楼阳台正对着宽阔的湖面,侧面的湖边有条木船。

此时十来名海盗正推着这条木船往房子背面跑,随后跳上了船开始划桨――这种情况肯定是追不上了,术业有专攻,海盗们既然有船,多半是能跑得掉的。

但李昂仍然没能看到福歇尔。

湖面上就海盗们那一条船而已,福歇尔不在船上。

“福歇尔!出来投降!你该不会是死在里边了吧!”

李昂大声喊着。

整栋楼都已经被大火包围,二楼也即将被完全吞噬,在楼里肯定是死路一条。

这么短的时间,福歇尔一个没什么体力的死胖子,也不至于就这么跑没影了啊。

“快躲开!”

这是艾米的声音,从李昂身后传来。

艾米骑着马在这栋楼的侧面,就在李昂身后几十米,手里举着她的女士弩,正在对着火焰升腾浓烟弥漫的二楼瞄准。

李昂只回头看了一眼艾米,发现艾米神色相当紧张,意识到不对,抱着头就地一滚。

‘彭!’‘嗖!’

就在此时,二楼阳台上发出一声枪响。

艾米的弩失也在同一时间射了出去。

随后,一个人影从木楼二楼的阳台落下,掉进了湖里。

大剑士们也反应过来,一拥而上跑向了湖边,打算把开枪的家伙找到。

“李昂!你没事吧!”

艾米射出弩箭后,见领主大人滚了一圈就没动了,赶紧下马紧张的跑了过来。

随后扔了手里的弩,开始在李昂身上扒拉。

一到紧张的时候,她就不再用‘老师’这个称呼了……

“嘶……痛痛痛!”

领主大人龇牙咧嘴的捂着后腰,脸都已经痛得扭曲了。

“你受伤了吗?哪里受伤了……”

艾米慌慌张张的掀开李昂的手,眼里泪都快出来了。

李昂捂着的后腰部位并没有外伤。

但他的痛苦不是装出来的――他那下意识的一滚,被地上一块石头给磕得不轻,他的半身甲护不住腰侧,确实是受了内伤。

刚才滚了一圈以后,差点背过气去。

而就在他刚才站着的地方,地面已经出现了一个小孔,正冒着白烟。

李昂咬着牙坐起身来,捂着腰眼活动了一下,还好,应该没伤到内脏。

看了看身边的弹孔,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。

还好艾米看到了敌人,要不然被打中了只怕是要嗝屁的啊!

“你怎么进来了?不是让你躲着么……”

大多数男人都是这样――如果被得到了女人的帮助,第一反应不是道谢,而是东拉西扯……

“您告诉过我,要确保自己不被抓住,最好就跟在战斗力最强的人身后――所以从您冲出包围之后,我就一直在您身后防备。”

艾米见李昂没出什么大事,情绪也变得澹定起来。

“还好那个枪手没有攻击你……”

李昂朝那个弹孔里边扣了几下,挖出来一颗变形的铅弹。

“大人!这家伙已经死了……”

就这一会功夫,萨默尔已经从湖边浅水里拖出了一个湿漉漉的人,或者说,一具尸体。

顺带还捞出了那把火绳枪。

这是刚才从二楼阳台掉落到湖里的那个人,也就是刚才开枪射击李昂的人――这就是福歇尔本人。

但此时,这位金发公子哥脖子上插着一支弩箭,已经断气了。

回头看了看那些海盗划着的船,再看看福歇尔的尸体,李昂叹了口气。

很显然,福歇尔在一楼客厅里胡乱撒火药,导致了意外起火,他两个手下没有救火,被浓烟呛得跑了出来。

而福歇尔大概腿脚没那么灵活,没能跑得出来,这基本上是形成了真正的引火自焚的局面……

随后福歇尔拿着枪退到了二楼阳台上,大概原本打算跳到湖里逃命。但看见李昂来到了侧面,他打算先放个冷枪打死李昂再跳湖跑路。

结果被艾米看见了他,直接给了他一发弩箭。

艾米的射术实在是相当准……

“艾米,干得不错!你知道他是谁吗?”

领主大人比划了一下大拇指,示意萨默尔把尸体扔下。

艾米摇头:“不是红色兄弟会的头目么?怎么?他很有来头?”

李昂挑了挑眉:“确实很有来头,这家伙是阿尔玛公爵的私生子……福歇尔。”

艾米愣了一下,但随后便毫不在意的摇摇头:“我听莎拉姐姐提起过他……据说是个人渣?”

李昂点头:“大概确实是个人渣。”

“那估计莎拉姐姐会很高兴的――谁让他打算袭击您呢,反正咱们也和霍顿家族是敌人,杀了也就杀了。”

艾米表现得相当澹定,经历了两场战争的她早就不再是弱质女孩了。

李昂笑了,摇了摇头:“说得对,反正都是敌人。”

虽然嘴上不在意,不过领主大人心里还是有点遗憾的。

不是因为别的,只是没能将利益最大化而已。

福歇尔可能是阿尔玛最喜欢的儿子,而且以年龄来看,他应该是长子。

如果他活着被抓住,可以是一个用来胁迫阿尔玛公爵的手段,也可以是用来让霍顿家族陷入内乱的筹码。

事实上,就算李昂什么也不做,以这位私生子到处让黑社会搞事情,还自称‘预言之子’,这种做派,大概本身就会导致霍顿家族的内乱。

但艾米说得没错――谁让他打算袭击领主大人呢?杀了也就杀了,不值得可惜。

“萨默尔,那是什么武器?看起来很厉害啊……连箭失都看不见!”

艾米伸手指了指那把火枪。

“这应该是巴克利的新型火枪……确实很厉害。”

见艾米一直看着自己手里的火绳枪,萨默尔把枪递给了她。

艾米接过枪,沉重的枪身让她手一沉,差点掉落在地。

火绳已经因为湖水的浸泡而熄灭,但枪身完好无损。

这是一把双层套筒的火绳枪,枪管由内外两层钢管嵌套而成。

外管呈八棱形,内管是圆形。

口径大概有半寸――这口径相当大。

火枪这种高科技装备,在潘德大陆其实不是什么秘密,不少贵族都见过,尤其是在菲尔兹威的西海岸。

这种武器来自远在另一个大陆的巴克利帝国。

但巴克利帝国不会对外出售火枪――巴克利的皇帝显然比一般人更清楚这种武器的价值。

只是,由于巴克利皇帝已经开启了航海殖民的步伐,火绳枪这种武器偶尔会被来自巴克利的远洋商船带到西海岸的港口。

但在长河镇这样的内陆地区,那就罕见得很了。

事实上,即便是巴克利本土,火枪也是这几年才刚开始列装军队,目前还属于战争的配角。

因为这大概相当于十五世纪的火绳枪,射速很慢,而且只能在天气好的时候用。

下雨会导致火绳熄灭或是火药受潮,刮风会吹走枪身药池的火药,都会导致无法击发。

事实上仅仅是为了保证火绳不灭就相当的费劲……

而且必须保持平稳端着,枪身不能抖动,也不能侧过来――药池是枪身外侧的一个浅浅的小坑,有孔洞通往枪膛,一不小心火药就会掉出来。

至于天气好的时候――那就得防着走火,毕竟火池和火绳都是裸露在外的,这玩意走火属于正常现象……

而且这是前装枪,每次发射后,需要清理枪管、火门和药池,确保枪膛热度不会直接引燃火药,然后才能开始重新装弹。

发射一枪的间隔时间往往长达一分钟――两分钟能开三枪的,就是熟练枪手了。

不过,虽然火绳枪有许多的缺陷,但它有两个巨大的优点。

一个是威力足够大,另一个则是训练时间短。

这种火绳枪射程能达到200300米,并且在一百米内能穿透板甲,这显然是普通的弓箭很难做到的。

当然了,精准度其实并不太高――由于扣动扳机后还有接近半秒的响应时间,很多时候会错失良机,打移动靶其实是比较难的。

虽然聪明点的枪手会进行预判,但由于枪身沉重,平举起来很难保持稳定,而且后座力巨大无比,操作不当甚至能把肋骨撞断。

再加上没有准星罩门,火绳和火池里燃烧的火药也会干扰瞄准,所以它在实战时的精准度和现代枪械是两码事。

但是,仅仅是能够远程穿透板甲这一条,就已经足够让它成为被巴克利帝国重视的武器了。

毕竟准度不够可以人数来凑,巨大的威力才是第一追求。

而且火枪这玩意并不需要长期训练,uu看书一个农夫练上两周就能上战场。

虽然火枪本身的制造成本比较高,但农夫的成本多低啊!

所以巴克利帝国这几年一直在大力推动火枪的批量列装,

但潘德大陆的人,其实对这种武器并不算太热衷――这是意识形态造成的。

潘德的骑士文化是主流,任何一个贵族骑士都不会愿意让这种无需训练的武器出现在战场上――贵族们千百年来都是用骑士阶层垄断着武力,而火枪的出现显然会打破这种垄断。

谁都不想看到农夫泥腿子们有翻身的可能性。

对于国王与贵族而言,阶级地位要远远大于国与国之间的纷争。

就像另一个时空里某个朝代的某位皇帝,会下令销毁本国极为先进的武器发明一样。

都是为了保持他们的统治地位。

因此,火绳枪这种东西很少出现在烈狮境,就连它的存在,也都是被刻意隐藏着的。

但不出意外的话,西海岸的菲尔兹威领主们,大概都是了解火枪的。

只不过,作为一个新的王国,菲尔兹威那些刚从海寇和走私商转变为贵族的头领们,也在追求长久的阶级地位与世袭统治,估计也会做出与烈狮王国同样的决定。

那些刚实现阶级的跃迁的爆发户,对无产者的压迫往往会比传统贵族更狠,也更在意要如何保持阶级地位……

不过现在,火绳枪这种东西居然出现在了长河镇周边,还是在福歇尔的手里,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搞到的。

不过福歇尔已经死得透透的了,现在大概只能问问弗雷德里了。

目 录
新书推荐: 盛唐余烬 上品衙内 道魂 悍臣 冒牌小太监 最强乱世崛起 德意志涅槃 汉末大燕 我的老婆是土匪 三国伪君子
返回顶部